孙大午:我被美国拒签的两次经历

2014-12-25 14:13:47点击:


孙大午: 我被美国拒签的两次经历

——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并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一封公开信

尊敬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并美国驻华大使馆:


我是中国的一个民营企业家,两次想携老伴儿去美国看看,两次面签被拒,心里很窝火!窝火的原因倒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,而是感觉莫名其妙,无理由被拒签!

第一次想去美国是2008年。那一年我去澳门大学讲学。澳门大学的教授、美籍华人朋友程惕洁邀我去美国看看。他邀了美国驻香港办事处的负责人会了面,让我回大陆后,可随一个商务旅行团去美国走一走。回来以后,我带夫人及随行人员一同去美国驻华大使馆面签,排了两三个小时的队,终于排到面签窗口,没想到一分钟不到,我就被拒签了。记得当时的签证官是一位女士,她问我“你有没有存款?”我说“有。”“有没有带存款证明来?”我说“没有,但我带了企业的资产证明”。下来对方就不再问话,我们就被拒签了。我想拿出有关我的报道和书籍让她看一看,但她摆手让我走开,让后面的人过来。在我后面排着的,有四五个人是我的团队,我说“那我后面的人也不会再签了”。签证官反问“你有什么权力不让后面的人签?”我说“我有权力。我都签不过,他们即便签过了,又有什么意义?”我从签证窗口走开以后,我的团队都随我退出了。

2012年,我弟弟孙二午和大午集团的高层领导去美国考察回来,建议我去美国看一看,为第三代接班人将来留学和投资做些考察。我动了念头,就和夫人商量带着亲家和孙子,组团去美国旅游。助理在北京找了一家数一数二的旅行社,并按照旅行社的要求充分地准备了材料,比如银行的存款证明,集团总公司的注册证明、在职证明,房产证、车本、结婚证、户口本、护照、去日本、欧洲等地旅游的照片等等。

2014年12月2日早晨七点多,我们从河北省徐水县驱车出发,11点到达北京美国驻华大使馆,在寒风中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,经过层层关卡: 进入领事馆、过安检、领号牌、提交资料、留取指纹。在这之后,我终于排到10号签证窗口,进行所谓的面签。签证大厅屋子很小,挤了太多的人。按我的想像:面签应该是面谈。没想到是很小的窗口,申请人排队站在外面,签证官坐在里面。这样的环境,使我感觉我是监牢里的罪犯,隔着一个小窗户,人就像囚在拥挤的笼子里,小窗口就是审讯的警官,让人感觉很受侮辱。据我观察,排在我前面的人,每个人的平均面签时间不超过两分钟,绝大多数人准备的资料动也没动。

我们夫妇俩到了小窗口,签证官也是一位女士,她问:“你们去美国干什么?”我说“去旅游。”“准备逗留多长时间?”“十五天左右”。她翻了翻我的护照问“你有没有出过国?”我回答去过欧洲、日本、东南亚等国家。“在美国有亲戚朋友吗?”“没有”。她又问我“来过这里没有。”我说“没有。”“你2008年申请过签证吗?”我一愣,快速回答:“申请过,被拒签了。”“那你为什么刚才不说来过?”签证官带着责备的口气!

实际上,我印象中2008年签证的那个大厅比这个大厅要大些。我忙解释说“我记得不是这个大厅”。现在回想,在这个问题的回答的确有些误解。然后她就敲打键盘,说:“你不符合我们的要求,看看这个材料。”然后递给我一个拒签说明单。我说:“你能不能看看我的材料?我是一个有着三千名工人的企业主。”对方摆摆手:“你回去看看材料吧。”时间大约是两分钟,我夫人一句话也没说,我们俩个人加在一起也就两三分钟,面签就结束了。

进美国驻华大使馆以前,旅行社的陪签员告诉我,他们曾跟美国大使馆对我的事情进行过沟通,说2013年以前的拒签记录都已清零,所以我可以不说我被拒签过,但我并没有想过撒谎。十几年以前,我就是一个干净的亿万富翁,上百家媒体包括美国的《华盛顿邮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都有过报道。大午集团是我的独资企业,现在下辖15家子公司和2家合资公司,从业人员三千多人,带着夫人及助理为了去美国看看,我有必要去撒谎吗?我更不明白,有过拒签记录,为什么就要好像有过犯罪案底一样?!

在美国,我确实是没亲戚,但还是有几个朋友的。如美国驻华大使馆一等秘书董云裳、二等秘书邵明康、时政助理冯黛梅等,他们都来大午集团访问过,而且对我是了解的,只是近几年没有联系,而且我也想作为一个普通人去签证、旅游,没想过疏通关系走后门。此外,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盛顿邮报》的记者近年对大午集团也有报道,我很自信,凭我准备的材料,怎么也得看一眼,哪怕他随便看一眼,也不会这样没有一点礼貌地拒人于千里之外。比如我带了《谁是当代的思想家》(前驻美大使吴建民主编),这本书和我并列的就有六个大企业家,柳传志、王石都在其中。遗憾的是签证官不屑于看这些材料,而给我的拒签理由,文字答复却是“您没有提供能使您在旅行结束之后不得不回国的证明”!你们究竟想要我提供什么证明?“移民倾向”跟我不沾边,我的资产全在中国。难道我在中国拥有这麽大企业,这么多资产,还不能作为我必须回国的证明?简直匪夷所思!而且还说什么“这次的拒签不可以上诉”,口气跟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一样。(附后)

在我去面签之前,有人说奥巴马来华参加APEC会议之后,签证政策放宽了。但我这次的感觉完全不是这个样子,好像是更收紧了,而且美国大使馆的签证官好像是在随机地完成数量任务一样,没有任何理性和感性,甚至不了解中国。每天有多少人面签通过,有多少人面签被拒,这个数字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按我的观察,前去签证的人恐怕只有十之二三被通过。

据了解,美国驻华大使馆签证处办公时间是周一至周五的上午8:00—下午5:00。我们算笔账:每天工作8小时,每人平均面签时间2分钟,一个窗口一小时30人,按十几个窗口计算,一天大约有2400人面签。美国大使馆在中国共有五个签证处:北京,上海,成都,广州,沈阳,一年申请去美国的中国人应该不少于300万人次,每个人收费1000块钱,每年收入不少于30亿。我想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不菲的意外之财。当然,这是我的推算。准确的数字你们是不难统计的,希望你们公开透明!或许你们会认为中美两国签证费用是对等的。但是中国人,数量大,拒签率高,还要再一再二再三的申请重复交费,这还有公平合理之说吗?

这使我想到庚子赔款。20世纪初期,美国还没有如今的富有和强大,但那时候美国可以把钱留在中国建清华大学。那么今天如此富有的美国,为什么要如此看重这点收入?当然,我相信这些钱不会落入贪官的腰包,而是会收入美国国库的。

我两次签证排队,两次看到中国那么多人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排起长长的队伍,像蚂蚁蠕动着,每天没完没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更哀叹,来自数千里之外边缘省份的那些排队的人们,他们来一次北京签证,起码要花费两三天的代价,没有5000块钱的支出,是到不了签证官面前那一两分钟的,这是多么可怜的事情!这么寒冷的冬天,中午饿着肚子,在使馆外面顶风排队两个多小时,签证收费那么多,你们为什么不能改善一下面签的环境?这还是在北京,不知道上海、成都、广州、沈阳其余四地的签证环境又会是怎么样的?面签感觉真有点“弱国贱民,自取其辱” 的味道!可是美国又有很大的吸引力,我的很多朋友都移民美国了,甚至很多我们企业家的孩子都在美国上学。我们企业的高管们也想把孩子送到美国或者英国去,也很愿意让我在英、美买一些农场给他们创业。

我的两次拒签经历,并没有什么尴尬的,因为我本身就是以一个普通人心态出现的。但我又在想,即使李克强、柳传志这些政经界的大佬,若以普通人的身份,到美国驻华大使馆排队面签,未必不是碰运气。当一个制度没有执行标准,没有规范的操作程序,在位之人必定会随心所欲的擅权,不会有其他!因此我给美国政府和美国大使馆提三点建议:

一、交1000元的面签费,至少要保证五分钟的面谈,并且至少要看申请人提供的三样证明材料,才可以下结论。这是申请者的权利,而不是签证官的权利。同时建议美国政府大气一点,少收或不收签证费。或者面签通不过,给予退款以示安慰。毕竟去美国的人,绝大多数都会有不菲的消费,对美国是有好处的。

二、既然签证是预约制,就应该预审签证申请人预交的材料。预交材料应明确要求:提供足以证明申请人没有移民的动机。诸如,去过哪些国家、有没有签证经历、资产证明、银行存款等,都可以书面得知。预审通过以后,再通知面签的,要提高面签率,减少面签人数!

三、应该建立一种免签担保机制。根据不同的人群去美国的不同目的,有担保的,够条件了,可以施行免签制,起码是面谈制。比如说在美国大使馆指定的银行里,存入50万美金以上的人;对一些上了年纪或者有亲友、知名人士担保的人,都应该免签。

大午集团创业三十年了。十年前,我首创的企业治理模式——大午集团私企君主立宪制,就有美国民主法治的影子。2011年,大午案例入选加拿大毅伟商学院案例库。前些日子,清华一位学者还说下一步要把大午案例写进哈佛商学院案例库。我本人对美国的企业家宣言和企业家精神,更是非常认可。大午集团的高层从美国考察回来说“大午就像个小美国!”国内外的朋友说我是“美国最欢迎的人,如果拒签是他们的损失!”我接连遭拒,朋友们感到很吃惊和不解,我自己也同样困惑。

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,是一个人们向往的地方。在它伟大的同时,也必然存在着一些不足和缺陷。因为人们对美国趋之若鹜,所以之于寻常国家,它会出现更苛刻的签证制度。但我要说:美国大使馆面签程序绝对是世界上最霸道甚至邪恶的。因为美国的法治精神是很合理公正的,而在中国人的面签制度上却体现不出一点美国的法治精神。美国的法治精神是无罪推定,可是面签程序上完全是有罪推定的:把每一个中国排队面签的人,都视为有移民倾向的人。而且实施以居高临下的审问方式,不论你们承认不承认,事实构成了对一个民族的歧视,对中国人的歧视!

希望美国政府和美国驻华大使馆在中国的签证制度上有所改善。

中国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、监事会监事长:孙大午

2014年12月5日

本文转自天涯社区